东北男人的悲惨同志生活。

很晚了,依然睡意全无,胸闷得让我几乎无法呼吸……

今年年初,我的身体出现一些症状,最严重的就是大便出血,而且疼得要命。直到四月,我才有勇气去医院看病,因为我觉得在医生护士面前脱裤子很难堪。经过电子肛肠镜检查,大夫发现了好多问题,于是建议我做个手术。

术前检查一个小时后,验血结果出来了,但医生拒绝为我做手术,因为HIV呈阳性。

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并不算晴天霹雳,但医生护士们的眼神让我恨不得从门诊大楼直接跳下去(由于这一次是快速检测,医院怕检测结果不准确,要求我第二天去复查。如果第二天确诊为阳性,就会要我的身份信息了)。

从医院出来,四月的沈阳下起了小雨,天空灰蒙蒙的,正如我的心情。

我打电话给最要好的两位朋友,把检查结果告诉他们。一番安慰和担心从电话那头传来,“可能是误诊,明天去疾控中心检测才准确,别放在心上”,“你的心脏不好,别多想,快速检测不准确”……

心情逐渐平静后,我回到家里,打开电脑,看着熟悉的一切。没有眼泪,没有想象中的绝望,只是大脑一片空白。我坐在电脑前,任凭风雨敲击着紧闭的门窗。对现在的我来说,这些声响不再让我感到烦躁,因为能享受这一切的时日已经不多了。烟,一根接着一根,两眼空空,回想这26年的人生路……

童年和中学时代

我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里,父母亲都是企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工,奶奶爷爷就我这么一个孙子,把我视作眼中的宝儿。

我两岁那年,父亲下岗了,从此一蹶不振,吃喝抽嫖赌,剩下的就是打骂母亲和我。母亲为了我,忍气吞声地与父亲又生活了16年。这期间,母亲好几次差点死在父亲的暴力下,我也难逃父亲的魔掌,差点断一条腿,险些高位截瘫。

十六岁那年,家庭暴力再次上演,父亲把母亲锁在屋子里,硬生生把母亲的胳膊打折一根,腿打折一根,肋骨打折七根。邻居跳墙进来的时候,父亲手里的剪刀正对准母亲的心脏……

母亲被邻居送去医院抢救,逃离虎口后,她正式提出离婚。

在这样的生活中,我不知道高大伟岸的男人形象是什么样的,更不知道父亲应该是什么形象。而且,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,因此更渴望被男人保护,渴望着那一份安全感……

初中毕业后,我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,把母亲乐坏了,早早地把学费放在我的抽屉里。七千元学费,七十张百元大钞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,当时几乎天天都要数好几遍。但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自己经常在半夜里呼吸困难,硬生生地被憋醒。我把这事告诉奶奶,她说是“鬼压床”,没事的,于是我也没放在心上。那时候,父亲根本不承认有我这个儿子,而母亲忙于养家糊口,更没空听我诉说。

当我从升学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时,我忽然想离开这个家,否则就算我没有死在家里,也会发疯。于是我瞒着妈妈,偷偷地去一所正在我那儿招生的大连中专院校报名,费用正好是我上高中的学费。妈妈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一切,但她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因为她知道,这样的家庭环境对我的成长很不利。

转眼到了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,母亲置办了一切,我身上从里到外,以及皮箱里的衣服,全是新的。临走前一夜,母亲带我去吃我最爱的麻辣烫。饭后回家的路上,她对我说:“儿子,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妈,现在要去外面上学了,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。你能自立,妈不担心你的生活。但儿行千里母担忧,外面的生活说好也好,说坏也坏,你要把握自己,千万要学好,和同学们好好相处,要尊敬老师,别人的东西再好也不能动一下,想要的话就跟妈说,妈给你买。”我默默流泪,安静地听着母亲永别一般的叮嘱。


客服电话:157-374-44199   客服QQ:3334146552



技术支持:一搜网络建站(1SO.IN)-专业致力于会所网站建设及关键词优化排名推广服务    管理

东莞同志会所